中國企業出海投資并購的需求,在未來一段時間仍將繼續保持高漲的態勢,這在“一帶一路”倡議逐步落地的大背景下尤為明顯。

同樣可以預見的是,國際投資爭端將不可避免地與日俱增。作為目前國際上通行的解決投資者與東道國之間投資爭端的主要方式,仲裁將擔當起重要的角色。

近日在上海舉辦的新環境新視角新舉措——中國跨境投資現狀與爭端解決論壇,即聚焦此問題。與會專家建議,中國的仲裁機構應研究投資仲裁的發展規律,就投資仲裁制定單獨的仲裁規則,為我們的企業走出去、為經濟建設保駕護航。

營造有利法律環境

河北廊坊仲裁委員會副主任兼秘書長程文認為,隨著我國經濟步入新常態,“轉方式、調結構、保增長”將成為未來一定時期經濟發展的主要目標。“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絲路基金與亞投行的成立,更為中國對外投資合作增添了新的動力。

曾被輿論廣泛關注的三一集團起訴奧巴馬一案中,三一重工董事長梁穩根曾說過:“我們的投資在美國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我們起訴的目的就兩句話——尋求公正之道,洗刷不白之冤。”

“中國仲裁機構應該大力推廣中國仲裁條款,營造有利于中國投資者的法律環境。”這樣的呼聲越來越高。

去年9月,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就出臺了《投資仲裁規則》。商務部研究院國際市場研究所副所長白明對此評價說,我國過去在投資仲裁上確實相對滯后,貿仲委出臺《投資仲裁規則》就是要彌補這樣的滯后。中國不僅要成為貿易大國,將來更要成為投資大國甚至投資強國,“如果自己都沒有規矩來保護我們企業的合法權益,那么投資強國也無法實現。”

商事仲裁更加實用

中國石油管道局工程有限公司法律事務部主任吳書合直言,國內企業在國際投資中確實遇到不少問題,“對于企業來說,商事仲裁更加實用,但是在實際運用中風險預見不夠,對于實體法適用的約定比較欠缺。”

榮盛房地產發展股份有限公司法務中心總經理姜勇說,國內民營企業走出去不容易,會遇到許多實際問題,僅僅在投資項目落地的過程中,就會遭遇各種風險。他對于國內仲裁機構的建議是,要盡快與國際標準進行對接。

北京金誠同達(上海)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趙平認為,投資仲裁可以分為兩種:一種是普通的與投資有關的商事仲裁,一種是投資方與政府之間的投資糾紛仲裁。從爭議解決方式看,除了有多元化爭議解決機制外,僅僅是仲裁本身就已經出現了多種方式;還有介于傳統的司法體系和民間仲裁之間的商事法院;另外,專家組也是非常常見的解決投資爭端的一個方式,這些都遠遠超出了訴訟與仲裁的范疇,給我們提出了很大的挑戰。

“就投資仲裁應制定單獨的仲裁規則,要研究它的發展規律。企業發展所遇到的問題越來越多、越來越復雜,這對仲裁機構、對仲裁的職業共同體提出了更大的挑戰。”趙平說。

美國德杰律師事務所律師鐘莉建議,投資者在進行締約前一定要做好盡職調查,審查投資環境,全面評估風險,審查雙邊投資保護協定,尋求最佳投資路徑。同時要將風險管理提前到合同擬定之時,重點審查不可抗力、退出機制、經濟穩定性等合約條款。

來源: 中國貿促會


下一篇

上一篇:

中國仲裁機構應大力推廣中國仲裁條款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
安徽11选五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