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以來,全國范圍內掀起了一股化工園區整頓的浪潮,山東、江蘇、浙江等地先后出臺政策組合拳,規范園區發展。在石油化工大國向強國跨越的過程中,隨著危化品企業搬遷改造進程的不斷加快,合理規劃調整產業布局就顯得尤為重要。化工園區在承載產業結構調整、行業高質量發展、企業綠色轉型等方面發揮著怎樣的作用?建設一批國際一流化工園區的目標如何實現?新時期園區如何實現綠色化、高端化、差異化發展?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副會長傅向升近日接受了中國化工信息周刊記者的采訪。



搬不是唯一出路

借搬遷構建新競爭


CCN】:在許多石油化工企業按國家要求籌劃搬遷改造的當下,國內多省市也加大了對園區整頓的力度,一些園區面臨被關閉的風險。企業入園一票難求,您如何看待這一問題?

傅向升】當前國內很多園區的管理層級、大小、布局等方面參差不齊,甚至存在一些縣級市就有幾個園區的現象,因此根據石化產業高質量發展的要求來規范園區是十分必要的。國辦去年發布的《關于推進城鎮人口密集區危險化學品生產企業搬遷改造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指導意見),對危化品企業搬遷入園做了要求。指導意見對于危化品企業分為三類:能通過改造達標的,可以就地改造升級;改造升級不能達標的必須入園;改造不能達標、搬遷也沒有新競爭力的企業就地關閉。對于搬造改造,不能只理解為搬或關。希望各個省市地區能很好消化、準確理解指導意見的要求和精神來科學把握、很好執行。


CCN】: 企業搬遷改造是否有一些成功的經驗可以借鑒?

傅向升】企業在搬遷過程中,不能簡單地搬,一定要借助搬遷做好下一步的規劃,做好產業結構或產品結構調整,在搬遷過程中有所提升。使這樣一個企業搬遷的過程成為升級和產業調整的過程,這樣才能搬出新的競爭力。


  成功的案例有很多。比如,青島化工廠位于青島四方區,主營業務是氯堿,采用電石法工藝,到2016年底完成搬遷,公司借搬遷之機,生產工藝變為以乙烯為原料的氧氯化法,徹底消除了電石渣污染,搬出了新的競爭力。魯西集團也是成功的案例之一,在搬遷中重新規劃了中國化工新材料(聊城)產業園,公司也實現了堅持化肥,走出化肥,現在已成為化工新材料和有機化學品為主業的大型企業集團。


CCN】對于像燕山石化這樣的老牌大型石化企業,在當前的搬造改造進程中應如何布局?

傅向升】像燕山石化、大慶石化、蘭州石化、揚子石化、齊魯石化老石化企業起步比較早,具備雄厚的產業基礎和專業的人才隊伍,創新能力強,還具有品牌優勢和管理優勢。在當前的形勢下,其主要任務就是改造提升,應該依托現有優勢,就地改造提升,突出新材料、專用化學品的主業。



開啟超越之旅

離目標還差多遠?

CCN】前不久召開的石化產業發展大會上提出,要全面開啟中國化工園區的超越之旅,力爭到“十三五”末期,建成5~8個以石化和化工為主導產業、具有全球影響力的新型工業化產業示范基地,建成一批具有產業競爭優勢的化工特色產業基地。目前已是“十三五”中期,國內園區建設離這一目標還有多大差距?



傅向升】這個目標是根據“十三五”規劃確立的總目標。石化大國向石化強國跨越的過程中,園區是非常重要的載體,國內已經有一批園區具備承載建設國際一流石化基地的基礎。一些是起步比較早的園區,還有一些屬于《石化產業規劃布局方案》中提到的七大石化產業基地。例如,上海化學工業區、寧波石化經濟技術開發區、惠州大亞灣經濟技術開發區等,這些園區無論是從規模、產業基礎、產業結構,還是從管理水平和思路來看,都具備啟動建設世界一流石化基地的基礎。另外,一些特色園區,如南京化工園區、泰興經濟開發區、揚州化工園區、滄州臨港經濟技術開發區等,化工新材料、專用化學品等產業基礎比較好,具備建設專業優勢突出特色園區的潛質。


  從園區自身來看,石化園區在國內剛起步時,招商對于企業的產業結構、技術水平沒有那么多要求。但從“十二五”末期起,越來越多的園區都開始注重往專業化、特色化、產品上下游協同、產業鏈協同發展。應該說實現上述目標是相對中長期的過程,并非易事。



CCN】您曾多次帶隊出訪考察國外石化企業,世界大型石化園區與國內園區的差異在哪里?


傅向升】差異主要體現在兩方面:

  一是在規劃先行上。2015年11月,我帶隊出訪了沙特和阿聯酋,考察了位于沙特東部的朱拜勒工業城。這是一座以工業園為主發展的城市,這里的規劃先行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方案全部規劃完之后再開始建設,工業區和城市區界限非常清楚,并且什么地方建設什么裝置都是事先規劃好的。工業區根據地域的風向布局在城市區的下方,即使石化企業發生事故,對城市和居民也不會太大影響。


  而國內有很多早期建設的石化園區,缺乏先期規劃。往往是起初有一個企業,隨后周邊建設的企業聚集起來,慢慢形成園區。過去我們把經濟發展的速度和數量作為主要追求目標時,招商引資不會先規劃產業鏈再按照主業去吸引企業。


  二是在社區溝通上。發達國家有些園區石化企業生產區域跟城市居民區沒有嚴格的距離界限。據我了解,巴斯夫在路德維希港的園區就在萊茵河畔。去年我們出訪日本,到大金的研發中心訪問,大金公司圍墻外就是居民區。這些園區和企業與社區的互動十分頻繁,這樣一來,不存在周邊居民對企業的誤解。企業生產的是什么、產品用在哪里、萬一有事故發生時會產生哪些傷害、如何遠離危險、怎么疏散,這些都是居民溝通的內容。而國內的園區在這方面還有所欠缺。



建設世界一流園區

新時代實現新作為


CCN】對于剛剛提到的那些具備建設一流園區基礎的化工園區未來發展方向,您有何建議?

傅向升】首先要統一規劃,統一布局,一定要打破行政利益的劃分,發揮好集聚效應,做好產業鏈的協同和集群化發展。這些具備基礎的園區,看起來是東部和沿海沿江多一些。實際上,我們也不應小覷西部發展的潛力。內蒙古鄂爾多斯、陜西榆林、寧夏寧東、新疆準東四個現代煤化工產業示范區正在崛起,同沿海的七大石化產業基地、沿江的是化工新材料及功能化學品特色基地,即要差異化又要協同化,這樣產品的經濟性和競爭力才會更好。



CCN】您認為國內化工園區如何高質量發展?

傅向升】石化聯合會明確提出了,未來園區高質量發展的兩大抓手,一是綠色園區,一是智慧園區。


  化工園區很大一部分功能是使企業集聚起來,更加便于管理,更好發揮自身的功能。綠色發展是五大新發展理念之一,也是石化行業“十三五”規劃中提到的兩大發展戰略之一。園區在綠色發展方面,發揮著非常重要的作用,只有產業集聚了產品集聚了,有了基地效應和產業的集聚效應之后,在園區里實現資源循環化利用才有基礎。


  目前大部分園區,特別是管理比較規范的園區,對于綠色發展都十分重視。在工信部公布的綠色園區中,石化園區占有10家。智慧園區也有兩家列入試點,實際上,我們統計和這兩年走訪的園區中,智慧化建設水平比較高的有20余家。


  除此之外,不少園區現在已經在有序退出關停規模小、技術水平不高、資源消耗型、“三廢”排放重的企業。經濟總量發展到今天這個階段,園區在追求高質量方面的內生動力也在增強。一些園區發展空間、富余的工業用地不多了,企業搬遷入園“一票難求”。因此園區內的原有企業也應該根據園區現有規劃有計劃地退出,騰籠換鳥。

 

  “‘十九大’以來,高質量發展成為石化行業的共識,低水平重復建設的時代已經過去。習總書記提出的目標是到2035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本世紀中葉建成現代化強國。建設石化強國的步伐要走在經濟強國的前邊。相信再經過10~15年,我國將進入全球石化產業的第一梯隊。”傅向升對行業的未來滿懷信心。


來源:中國化工信息周刊



下一篇

上一篇:

【專家說】浴火新生, 我國化工園區開啟超越之旅 —訪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副會長 傅向升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
安徽11选五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