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表决通过关于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与2019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的决议,批准2019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这份由国家发改委提请全国人大审查的计划中提到,今年“放开油气勘查开采准入限制,积极吸引社会资本加大油气勘查开采力度”。这是继2017年国家下发油气体制改革意见之后,又一次更大幅度降低上游准入门槛的举措。

近年来,油气上游体制改革不断加快推进。

2014年6月,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要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推进能源体制革命,构建?#34892;?#31454;争的市场结构和市场体系。

2017年5月,国家印发《关于深化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指出“完善并?#34892;?#25918;开油气勘查开采体制,提升资源?#26377;?#20445;障能力。?#24066;?#31526;合准入要求并获得资质的市场主体参与常规油气勘查开采”。

从两年前“?#24066;?#31526;合准入要求的市场主体参与”到今天“放开准入限制、积极吸引?#20445;?#34920;述的变化,体现了油气上游体制改革程度的进一步?#30001;睢?#19978;游准入的放开,将是国内油气行业发展的重要转折点,国企、民企、外企三方在油气全产业链上的竞争新格局有望逐步形成。长期以来主导上游勘探开发的国有企业?#27493;?#38754;临新的挑战和机遇。

上游油气体制改革提速的背后是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的大背景。“十一五”以来,我国原油产量增幅开?#35760;?#32531;,年均增幅由“十一五”期间的2.49%,降为“十二五”期间的1.32%,进入“十三五?#20445;?#22686;幅数字更是由正转负。2018年,我国原油、天然气对外?#26469;?#24230;分别突破70%和40%,保障能源安全十分紧迫。加大国内勘探开发力度、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的需要,使得上游体制改革更具紧迫性。中国石油咨询中心专家查全衡指出,上游业务具有高风险、高?#38469;酢?#39640;投入、长周期的特点。因此,多一些投资主体、多一些不同的工作思路,可以扩大?#23548;?#35268;模,分担风险,提高成效,达到“众人?#23433;?#28779;焰高”的效果。

同?#20445;?019年加快油气领域改革,基本成为国家和行业共识。去年,从炼化到销售,从油气生产领域到储运领域,油气行业全产业链扩大开放的步伐加大。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要继续深化油气等重点领域改革。国资委主任、党委副书记肖亚庆指出,将以油气管网分离为契机,进一步深化油气体制改革。两会前,国家能源?#20540;?#32452;书记、局长章建华在接受人民网采访时也透露,今年国家能源局将积极推动油气勘探开发管理体制改革。

?#30001;?#28216;准入放开到吸引各类市场主体参与上游,中间仍然需要做大量工作。查全衡认为,要形成各类大中小公?#26223;?#33457;齐放的局面,国家要一?#27833;?#20161;,完善许可和退出制度,做到资源开放、资料共享、?#34892;?#25237;入、?#38469;?#25351;导、?#34892;?#30417;督。

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油气开发战略规划研究所副所长张虎俊指出,油气勘探开发是一个资本密集型、?#38469;?#23494;集型行业,准入放开对于想参与的民营企业来?#25285;?#26159;机遇也是考验。油气勘探开发周期较长,需要有“放长线”的耐心,投资后短期就?#34892;?#30410;的可能性很小。

面对改革带来的新变化,部分来自国有企业的代表也表示,将顺应国家市场化改革方向,积极?#24403;?#26032;的行业变革。张虎俊认为,面对未来市场格局的变化,三大石油公司要在?#38469;?#21019;新、管理创新、体制机制创新方面做工作,?#24403;?#22686;效,提高盈利能力和抗风险能力。

来源:中国石油报


下一篇

上一篇:

国内油气勘查开采准入限制放开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
安徽11选五开奖走势图